• 從自由市場到歷史的終結

    自由市場經濟的理念及實踐,我自己不是研究經濟或政治,講的不是我的專長,但我教的是思考方法,我覺得市民和學生應該對這個問題非常關心。

    首先自由經濟這個思想成日都可以聽到,在主流建制思想的寶物。啲人講香港的發展奇蹟,基本都會講自由市場經濟是香港發展的關鍵,無論梁振英、曾蔭權還是董建華。每一年政府都很期待美國一個基金會會公佈世界的經濟自由度排名,這二十年來,香港每次排名都是第一,新加坡第二,丹麥排第十。香港是最接近自由經濟理念的例子。

    自由經濟是資本主義市場裡面的核心,最早有系統討卵自由經濟的是蘇格蘭學者Adam Smith,他在wealth nation里,通常被視作古典經濟學的開山之作,但他其實是大學裡的哲學教師。他認為一個開放自由的市場非常重要,提倡自由競爭,沒有政府的干預,每個人追求自己的利益,在這個交易的過程裡面,沒有一個宏觀的安排,但是一系列的交易過程裡面,這個市場反而能夠更加有效率地分配資源。香港也都很多人相信這一樣。但這是一個理念,現實是不是這樣?

    但現實不一定是這樣。公屋的政策,其實是政府干預市場的方法,好似數碼港,是2000年董建華提出的。他沒經過公開招標,免低價。香港電視希望拿牌,梁振英又說自由競爭對市民不好。即是對他們有利就支持。

    經過20年先通過競爭條理,競爭委員會過半的成員根本是商界的,而過半的人是反對競爭法立法。你說點會保障市民利益呢?

    說一套做一套不止是香港,很多大型公司用一些錢做高風險交易,破產的時候就找政府買單。這是自由市場第一個批評,就是理念和實踐很不一樣。

    第二個批評是界外效應。交易會影響不參與交易的第三者,就叫界外效應。比如污染環境雖然不是交易的一份子,但會影響到市民。比如買車都間接增加空氣污染和交通賭賽。資本主義社會的結構性問題。一些交易的成員代價很難計算,處理這些代價的立法又會有滯後的效應。同埋你都很難叫交易雙方去處理,因為自由市場是為自己的利益。很多關於自由市場的問題最後都是和民主和教育有關。

    第三個批評。有自由去做你買嘢給邊個,自由市場必然會產生不平均的結果。不平均不代表不公義。但是問題是財富的差距太大的時候,他對這個社會的影響力也都會變得非常之大,會有問題出來了。在資本主義社會一個問題是富者越富。資本主義社會有一個結構性的影響,如果我們看幾百年的數據,有一個現象是資產的投資回報,在歷史的趨勢是大過實質的歷史增長,也大過工資的增長。也就是說你如果很有錢,你拿去投資,雪球會越滾越大。回報會打過一個辛辛苦苦打工的人。這個現象在幾百年來都是很普遍發生的事情。除了兩次世界大戰經濟大蕭條,那時候財富重新分配,打仗很多人就沒錢了。戰後香港經濟起飛,點解,因為打完仗。他擔心會發生的事情是沒有外來的力量政治的約束,長遠以來,你的父母家庭的影響將遠遠大過人的能力。大家也都觀察得到香港的貧富懸殊非常的嚴重。在美國最有錢的1%擁有全國多過1/3的資產,這個是一個幾可怕的現象。要衡量貧富懸殊有幾嚴重,大家知道有基尼系數,香港是0.54,非常嚴重,中國就0.47,美國0.48,日本0.38,丹麥0.24。貧富懸殊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影響社會的流動性和穩定性,甚至人的生理和心理健康。非常重要的也是影響政治參與,有錢有勢影響政策的能力都大啲。貧富懸殊越嚴重,民主的機會也都小點。

    第四個批評少啲人討論,是關於價值的問題。自由市場點樣可以提倡一啲好的我們中意的價值?一個社會的發展需要有一個好的規劃和遠景。我們希望生活在一個點樣的社會和未來呢?但是很多的交易是短視的。如果沒有一些恰當的管理,點知道對我們社會的發展是好的。一個好的民主的參與的討論,如何管制自由交易,點樣設計未來,當然我們希望的是凝聚共識,這是一個最好的方法,而不是像現在的政府製造對立。已家的自由主義同adam smith很不同,因為多了很多的跨國大財團,他們的議價能力太強。這是大財團的力量,市民的力量點同他們周旋呢?我們市民的利益受到很大的影響,這關乎我們的生活。我們過得有沒有意義,開不開心。如果你看一些統計關於香港人的工作時間,頭先講丹麥,1546個鐘頭,美國1790,香港2300,好似是全世界最高。你可以做到死。香港有700萬人口,我們人均gdp的3.8萬美金;新加坡人少過我們,但5.5萬。只有9%香港對自己工作滿意,新加坡14%。我今天坐地鐵來看到海報,那句對白是「我想40歲退休」。幾可悲,工作是我們生活一部份,但是現在我們灌輸給下一代,工作是沉悶無聊,沒人中意工作。這是什麼價值什麼社會。丹麥的人均生產值5.9萬,35%的人非常滿意自己的工作。

    可想而知很多人是不開心的。快樂地球指數,調查150個國家,香港排102,那個排名是快樂、壽命、對環境的影響三個部份,香港的快樂指數是同俄羅斯差不多。所有這些指數,自由經濟我們排第一,其他都很不堪,仲有一樣,樓價指數我們也排第一。我們要認清我們的社會現實是點樣。教育的作用在這裡,到底我們想要一個點樣的香港?
    這一方面,我覺得現代社會是矛盾的。教育是教我們反省價值觀,甚至用一個功利角度,創意思維、批判思考先可以發明。但另一方面,教育是一個當權者控制思想的工具。所以教育開拓思想的前提是不可以挑戰當前的統治。你要想問題,對了,但去到罷課,夠了。在香港,很多人說,你不認識中國國情,你想了解,讀中史嘍!但現在不是提供歷史課,而是國民教育,但國民教育是培養認識和思考,而是感情。這就是我們的教育制度。通識課出了問題,異化了,因為偏向政治議題。梁美芬都說現在通識課講太多中國貪污的問題。

    這裡又講到教育是一個控制思考的工具。所以大家發現很多這些東西都回到教育和民主。我們不要因為那些出名的人說自由經濟好,背後的情況點樣我們要明白。這些問題其實香港以外很多國家都有。真實發生的所有民主,所謂民主國家的美國,他們擁有的都不是真實的民主,因為財團的力量太大。美國1981﹣2000,其中2000個不同的政策,普通市民對這些政策沒什麼影響,有影響力的只有金融領袖和利益集團。所以我很希望大家可以花多點時間,認識這些現象,進行獨立地思考。現在香港我們生活在非常黑暗的年代,我們不可以冀望政府為我們做什麼,我們唯一可做的就是堅持自己的良心,提倡獨立和批評的思考。

    點解講到歷史的終結呢,1989年一個美國學者提出的。1989年什麼發生呢,東歐很多國家脫離蘇聯,中國發生六四,這個學者就說不同意識形態的鬥爭已經結束,自由經濟勝利,他稱之為歷史的終結,我們的自由經濟和民主的組合已經是我們的命運了。這是1989年,25年之後現實是點呢?當然不是這樣。我們生活在一個不同勢力鬥爭的時代,中共仍然存在還更加專制,東歐也沒有真正民主。很多實行民主化的國家也是現實腐敗,人民的力量不能真正體現得到。我們的社會尤其是資本主義的社會,對不單止市民的權利未必尊重,對地球整個環境的破壞也非常之多。

    我最後想講的是我們討論民主有幾重要,這個自由主義社會有什麼問題,中間牽涉的意見反映價值的衝突,這些不單是香港市民也都影響世界的未來。

    關心香港之外,也都能包圍我們珍貴的地球。

    Q&A:

    Q:通識教育應該達到什麼樣的目的?點解香港做不到?
    A:設計應該要改善。很多時候產生的效果是學生和老師疲於奔命。每一個香港或者世界發生的議題他們都要知道,但重點是記住現象而不是認識。通識教育了解發生在我們身邊的議題當然重要,最重要是獨立的思考方法幫你去認識新發生的議題。有這個基礎你都可以分析不同的議題,因為來來回回都是同樣的批評。自由市場都是牽涉到民主和教育,你要明白背後的邏輯。現在只是事實的學習而不是基礎道理的理解。

    Q:已家我們追求民主,但你頭先講英美這些國家的民主都不是真正的民主,很多政策都是受到商家的影響。香港的民主可以引領我們到點樣的情況?
    A:到底有什麼可以做,就算民主國家都沒有真正的民主。我只能講自己的感覺。第一要認識事實,因為很多人不是這樣想的嘛!不單是認識,認識的作用是當你知道問題在哪裡,你可以盡力去避免,你可以有警覺,比如推行競爭法的時候。另一樣就是不可避免的,民主社會裡是有不同勢力割裂的,既然經濟力量這麼重要,唯一的辦法就是市民組織起來,香港有很多地方可以做得到。我們很多時候會批評很多東西,或者寫文章,但看完吵完是一樣東西,但我們能不能將我們的不滿組織起來,決定我們關心的議題是什麼樣呢?尤其現在社交網絡的發展是有很多空間可以給我們利用的。當你互相鼓勵的時候,希望能夠更加繼續下去。

    Q:頭先你提到有歷史學者認為1989是歷史的終結,你覺得現在複雜的情況來邊?或者你心中的烏托邦是點樣?
    A:我當然認為我們應該有一個民主的社會,當然我們看歷史會發現不是這樣。很多人知道他提出市場經濟,但不是很多人知道他是哲學家,他也是蘇格蘭啓蒙運動的精神領袖。他除了講自由經濟也將社會分工。他提倡工序分工,但也講到讓一個人成日做一樣東西,會使人生理心理都受到影響,所以他說政府都應該提供幫助。很多人沒留意他一早已經意識到自由市場有什麼後果。我不是反對自由市場,我希望對人性的傷害大家要儘量避免。我沒解決辦法,我希望大家都可以思索這個問題,有一天想到點樣可以有尊重人性尊重人的尊嚴的制度,這個就是我的希望。

    Q:資本主義的制度之下,大財團的行為理論上我們不可以說他們是錯的,即使市民參與限制他們,但有錢難道不賺嗎?我認為教育是很漫長的過程,我見到全球變暖已經去到臨界點了,究竟資本主義是不是一個可行的辦法。
    A:我想你提出了兩點。第一我們可不可以批評資本家,他們也不過是為了賺錢。第二點就是有什麼其他的選擇和可能性。講第二點先,我們批評一個制度當然會想有沒有更好地辦法,民主不是一個最好的制度,但起碼好過其他,當我們批評自由市場或者資本主義,我們會思考不這樣又點呢?我們不要認識自由主義或者資本市場只有單一一種,其實可能有很多民間的方法可以改進。到底我們可不可以批評資本家,你說賺錢到盡有什麼問題?黃子華都說搵食唔通犯法?但是犯法的底線在哪裡。搵錢搵到盡本身沒問題,但是盡,這個社會有些什麼接受得到有些什麼接受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