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學教育的意義

    鄭漢文博士《大學教育的意義》

    鄭漢文 大學教育的意義

    這個時代,很多人都告訴你這樣做沒什麼用,這是一個我們稱為後果主義的思

    維,一會我會解釋,這是一個工具主義價值觀。這個後果主義的思維中,如果

    你所做的沒有我們心目中的後果,那就無謂做;如果帶出惡果,那就不要做。

    其實這種思維影響我們這個時代,他們覺得你們這樣罷課不能改變現實,做來

    幹甚麼?好像沒有實際效益就不值得做。我選這個題目的時候,我們處理這些

    事情時,意義是否只在於後果 呢?是不是沒有效果就不要做呢?我們試圖告訴

    你罷課有四個考慮。在最後,我會用價值方面去談。

    在這個義教團裏,我們組織了108個老師,經過籌備後,我們認為在這個星期

    後,我們希望延續這個義教服務,稱之為「義教到會服務」,希望不同的自主

    學習群體,即是三五成群、大專生、中學生,關注組,想聽書的,例如是我喜

    歡關信基老師的,怎知道他在大台演講我也沒法聽到。如果你覺得課堂值得再

    聽的,就發個電郵給我們「下訂」,我們就看看老師有沒有空「到會服務項」

    目將會由嶺南大學的陳允中教授和我一起負責。因為他比較熟悉這108個學

    者,而我則比較熟悉「到會服務」,包括中學教育,因為我在中大的教育學院

    做了二十年老師,主要是為中學生服務。

    我的強項是通識教育和價值教育,和tip DSE通識考試題目,我tip明年4月會

    考「罷課的意義」,緊記要將講義傳給你的同學,考試就懂得怎樣答。人們問

    我為什麼支持罷課,作為老師、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和基督徒,我覺得有必要支

    持這次的罷課,並提供義教,因為我相信我們都是行公好憐憫的人。

    開講了:這是我講學內容的濃縮版。究竟什麼是教育?簡單來說就是通過學

    習,產生一些值得有的變化,今日這些值得有的變化是有你的自主性,因為你

    自己來的,然後有知識性,你的識性會提升,我們稱之為VCD (V: voluntary, C:

    cognitive, D: desirable),附錄在網上下載。教育是有自主性、有認知的可慾的

    變化,要記住,教育最重要就是「VCD」,如果今天大家沒辦法來,就可以錄

    一隻「VCD」給他們重溫。

    就是有自主性、有認知、可育的變化是Desirable Change,這就是「VCD」。

    那有什麼變化呢?一般的理論,看任何書都會談及一個ASK model,就是有態

    度上、技能上、知識上的改變。例如今天你們到來,你自然會有態度上的改

    變,因為你覺得這是值得做的;然後你就會有知識上的改變。聽完後,你的聽

    力、思考能力亦會慢慢改變,這就是教育的活動。我們評估一個教育的活動有

    沒有令你達到應有的改變,就可以用「ASK」來問一問,如果這個活動完結

    後,你態度有甚麼改變呢?能力有沒有改變呢?思想有沒有改變呢? 三個層面

    上都是有改變的,這就是成功的教育活動。

    第二個理論,就是我提出的「Save Humanity Model」,就是人質素上的改

    變。人的質素除了A、S上的改變,其實態度就是「低度的心性」,高度就是

    品德或人的心。今天我們看到學生、市民、知識份子、大專生的態度不單是態

    度上的改變,而是提升至全民公民質素上的表現,我們稱之為Civic Virtues ,

    我們夠膽站出來抗爭。第二就不單是我們的技能,如拍攝、寫字等,將技能提

    升為卓越,一種Talent,大家發揮大家強項。在這次活動中不同的崗位,如義

    工、參與者,都會從某方面的卓越跑出來,這就是教育的意義。

    2.1.3就是我第二個理論,我稱之為「心動力變,力用事成」。人的心動起來,

    然後能力便會改變,這樣就會「成事」。這個星期,萬多名的大專生和中學

    生,和很多的學者和市民心動,會否令香港的力量改變?我們以為不能成功的

    事就會成功──即是改變香港的政治局面。調轉來就是「成事在力,力用在

    心」,我們需要凝聚力量去運用,而凝聚力量就要看我們的心,有沒有同心同

    德一起面對,這就是我對「心、力、事」的理論。 而在教育裏,我們從人的成

    長開始看,我就做了一個「四成主義」,第一個成就是成長,當你7歲,或者

    10歲時,我們很緊張成績,因為是從小學升上中學,最重要要有成績,再加上

    成就(achievement),如跳舞很棒、當領袖生等, 最後就是邁向社會認為成功的

    指標。如果別人認為你能把事情做好,而且比其他人做得更好就是成功的指標

    的話,那成功就成為了香港一個指標。從異化的現象開始,當賺到錢才被認為

    是成功,要能賺到錢該怎樣做? 學校裏成功就是高GPA、很有地位、認識很多

    名人等,整個社會就是被名利雙收的價值觀所影響。

    在教育理論裏面,教和學是不對稱的,意思就是教的人都必須要學,如果學的

    人都不來,那就沒有好教了。所以要知道我們要教誰,要教甚麼。在這個公民

    教堂裏,我就是要教所有願意來學的人,所以就訂了「教育的意義」這個題

    目。但學的人不用教的,學習的最高境界就是自主學習,無師自通。這個星期

    「罷課不罷學」就是由一個由別人安排的學習轉化為自主性學習。教育最後

    的工作就是讓學習者有學習的過程,產生可育的變化,讓他們成為一個受過

    教育的人(educated person),就是「心力並養」的,群己兼顧,關心眾人的

    事,所以教育要培養的就是「人」。甚麼是人呢?你可以自己計算。在18歲

    前的基礎教育主要就是培養功能,18歲後主要就是培養人才。但在大學裏面

    主要有三種人才觀:專才、學者和知識份子。而教育可以分為三大階段,第

    一階段就是家庭影響你的成長,我們稱為「修養在家教」(upbringing)。如果

    你的修養不好,就是在罵你的父母。如果說你的學養不好,那就是罵你的學校

    (schooling),包括你的大學,因為現在大學越像中學,中學越像小學。第三

    就是修養,修養是你自己的事,但並不是你關門自己靜思那麼簡單,而是在於

    你在社群裏怎麼參與,這就在挑戰你的修養,亦挑戰當權者的修養。教育裏的

    基礎教育就是人人都有的(18歲之前的),18歲之後就是經過篩選、資源競爭

    的,我們稱為後基礎教育的,那就是分流,這就是教育的開始。這是一般公民

    應該知道的教育水平,如果你一早就知道,那就是你的教育水平高,那是你的

    「常識」。

    第三部份我們進入大學,大學的三個基本功能,第一個就是知識的保存、第二

    就是研究令知識更加完全、第二就是讓知識傳給下一代。而大學的形式就分為

    兩種:你應該修什麼課、什麼時候考評,那就是一種形式的教育。另一種就

    是今次我們108個逼上梁山的老師進行義教,其實我們這個星期比平常辛苦得

    多,既要教沒有罷課的同學、又要為罷課的同學進行補課、又要跑出來義教,

    其實是做多3倍工作,這是我們大學工作者的任務,將知識傳播,所以我們來

    到這裡。教育大概可以分為兩大目的,政府撥款主要是支持第一個目的,就是

    人才的培養,整個大學就是要培養為世所用的人才,但「為世所用」的「用」

    並不是後果主義的意思,而是傳統上濟世為懷的意思,這個「用」已經變為最

    工具化的意義,在古典,為世所用就是成大事者。第二這個人才已經收窄至只

    有專才,或者準備進入棺材的人就叫作「專材」。其實人才的觀念可以很寬,

    這個人才除了專才還可以是知識份子和學者。在知識三分化中,知識有三種類

    型的價值,會產生三種不同的人才。現在的大學也包括大專,第二種就是大學

    或大學的老師也不一定這樣做,那就是自我發展,大學時期的自我發展與中小

    學不同,小學就是依賴家庭、依賴學校、依賴老師和家長;中學就是一個過渡

    期,15-18歲的中學生應否罷課,適宜與否做這個決定是一個爭論。18歲後的

    大學生就決定有條件用不同方式爭取發展自己,大學的目的不是培養奴才,不

    要失去靈魂。

    大學所謂何事呢?大學仿佛就是中學之後,小學之後,這是第一層意思。如果

    從古典的意思去看,大學就是學習叩問,最大的學問,這就是大學。這是道之

    所在,大學之為大學,或者great learning。所以我們會說,四書之首,「大

    學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於至善」。有些版本亦作「親民」,但我會用

    「新民」去解釋。大學之道,即學之為最大的道究竟在哪裡?就是「在明明

    德」,第一個「明」乃動詞,第二個「明」是形容詞,第三個「德」是名詞,

    意思是每一個人都有些德性,這些德性是能夠發光明的。但是,在尋索的過程

    裡需要有人幫助你點火,點明你。比如說,我現在站在這裡,傲慢點說,是在

    點明你們;講得謙虛點,就是點明你們之後,讓你們自己發光,我們就可以功

    成身退。作為大學工作者,其實不過在點明你們,讓你們能夠發光,這光我們

    稱之為「德」,發光可以理解為「明」。每一個走來走去的生命,毋寧就是一

    個發光體。我們的工作不過是在某霎那尋找一個電源,看看電制在那裡,這就

    是大學教育。另外,一句對我影響甚深的說話,由張載先生所說,就是:「大

    學之道,是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就

    是大學的胸襟。我亦寫過一篇文章去講中文大學的意義,你們在相關網頁下載

    就可以看到。而每一個大學生都有自己的年代;我有我的年代,你有你的年

    代。故此,你不能夠讓你的年代留下空白。將來,當有人問你,在你讀大學大

    專,十八廿二的時候,究竟你的年代時怎麼樣?你能否代你的年代回答呢?

    好,你有你的年代,但你會如何書寫自己的年代?讓我們一起書寫自己的年

    代。

    好了,價值呢?價值可以分為三大類:第一就是工具價值、第二名為內在價

    值、第三是構成價值。工具價值的意思就是,一樣東西之所以有價值,是因為

    它作為手段能夠達致一個目的。比如說,你有一支筆,它就是你的工具;它是

    書寫的工具,如果它能讓你書寫,你便利用它;若不,你就要將它調換。所以

    工具是可以被取締的。當工具主義、工具價值觀橫流(2:45)的時候,就是任何

    一個香港的市民都可以被取締。那麼工具主義有甚麼好處呢?就使我們發現,

    原來特首都可以被取締,對不對?民主的意義在於能夠更換領袖。我是關信基

    教授的學生,我當年修讀「社會主義」,教授跟我們討論何謂社會主義。我們

    討論到,社會主義不能解決,而民主能夠解決的問題,就是民主可以更換繼承

    人,即successor,而且不需要流血,不需要每一次都搞派系鬥爭,是一個公開

    的評核。所以工具主義在民主,就是民主是一個工具,一個有效保障市民自由

    與權利的工具。所以工具價值並不是不好,而是不可以將所有價值還原為工具

    價值,否則就會淪為工具主義了。

    第二點,內在價值。內在價值指的是,一樣物件之所以值得追求,因為這物件

    自身有它的價值。比如當你看到這環境有多美麗,「美」就是你鑑賞時產生的

    價值。但這價值並不能被拿走,當你採走一些花草樹木的時候,你就將花草樹

    木看成工具了。但欣賞是不同的。那有甚麼是內在價值呢?「真、善、美」都

    是內在價值,而民主的內在價值在於,民主就是政治的平等準則,民主能夠體

    現尊重,讓每個人被尊重。一人一票是等值的,所以民主讓人真正體現自由選

    擇。

    第三,構成價值。一樣物件之所以有價值,是因為它構成整體不可或缺的部

    分。比如說,你借一隻手指給我,如果我將手指剪掉,這手指對我而言是工
    具,但對你而言則「回不了頭」。就算尾指無用,我們仍不能無端將它剪掉,

    因為它構成了整體的一個部份。構成價值最典型的是你的家人,家人如果從你

    的生命中消失,其實是不可或卻,難以彌補。戀愛亦然,如果你能夠在失戀後

    三星期找到一個替代的人,那麼你的用情也是有問題的。

    這是三大價值。所以如果我們看大學的人才,大學其實是知識傳遞的中心。同

    樣,知識也有三個用途,第一,知識用給人應用和實用的的。如果你在大學學

    知識是為了實用,那麼你是希望成為專才、專家,運用知識。我們需要很多專

    家、拍攝的專家、訪問的專家、統籌的專家,很多重要的專業,但他們的著眼

    點都是知識的運用。第二種是知識的研發,它覺得有很多待解決的問題;例如

    為甚麼最大的質數是不存在的;如果你問,為甚麼要證明這數學題?這不是知

    識研發會問的問題。這些對知識作開發、研發和發問的人,我們稱之為學者。

    所以如果你在大學發現很多有趣的問題,而又不清楚研究的用途,而只想尋找

    其答案,這就是內在價值了。第三種是知識分子,根據王丹先生的界定,知識

    分子並不是一個大學問家。知識分子以自己的道德勇氣將他的知識運用在改善

    社會之上。簡單的說,知識分子將知識化成整個社會更加文明不可或卻的部

    分。作為學者,今天我們站在這裡,開始講學,其實正在實現一個知識分子的

    角色,讓整個香港社會年輕一代將文明和知識水平提高。我們只是略盡棉力,

    亦沒有一個人的知識能夠完全壟斷,所以我們需要極大數量的公民講課,參詳

    後提升我們的思考。

    這三種價值可以同時實現在一件事情上面,無論這是知識還是人才,就是說,

    同一個人可以同時是專才、學者及知識分子。生命亦是一樣。根據上述所講,

    讓我們將所學的應用到罷課不罷學之上。因為人的行動,包括教育價值,並不

    止於工具價值;希望今天參與罷課的人至少能夠明白價值並不止於此。所以

    請不要再說,因為一件事情沒有用,就不值得做。如果你能夠聽明這句話的侷

    限,你今天就算是豐收了。

    另一點就是,不要讓現實去改變你,就算我們不能改變現實,至少不要讓世界

    改變你,否則你就不能維持你自己。第一,要去肯定自己的自主價值,這是你

    的願力,其實是做得到的。第二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聲,去表達自己,

    其實就是在爭取自由。表達自己不願苟同現實、堅持理想的信念。表達本身就

    是你的構成價值,我們不用理會表達之後事實會怎樣改變。

    第三點,就是我們團結一起,就形成一個信念群組。我們今天坐在這裡的同學

    和朋友,慢慢就會形成一個群組,每一個人都提升自己自主學習的能量。當一

    群人聚在一起,自由結社體現我們群己堅持的潛能。在等一會的討論,我們每

    一個問題,每一個推進,其他人都因你而推進,這是在體現我們結社的自由。

    我們的成本是放棄了平時制度化的學習。

    最後第四點,用回「心動力變、力用事成」來說,這個星期,我希望你們能夠

    心動、歷變、以至有一些事情你能夠去完成。我們說,罷課不罷學,其實正

    構成了一個行動學習,action learning。平時在中學也有所謂的experiential

    learning和service learning,這個星期的罷課不罷學,就是行動學習的一種。

    這是以各位學生為本的另類教育模式。

    謝謝各位。

    總要:
    鄭漢文博士首先指出香港正面對當權者帶來的政治現實,對香港未來的影響,我們應該發表言論,通過集會、抗爭展現力量。他否定社會主流普遍的功利主義心態(Utilitarianism),認為所有行為必需有可預視的結果才去做的話甚麼也不用做,甚麼也改變不了。他認為罷課有至少以下四種意義:

    a. 改變自己
    b. 表達自己的言論
    c. 團結共同信念的群眾
    d. 參與群眾共同學習、探索未來抗爭方向

    在這堂課裡,他介紹他大學教學生涯裡體會到教育的意義。

    他認為學習必需是Voluntary, Cognitive, Desirable Changes,透過自主學習的態度的建立,形成動力,成就人格、成績以至未來事業成功,而教育過程分別有家教(upbringing)、學教(schooling)及社教(self-cultivation)。期間,他強調大學的意義,除了保存、發展知識,還要廣泛發揚及應用;大學教育除了培育各方面的專才,也要培養學生自我發展精神,終身追求學問及理想社會。

    最後他指出價值可以分為三種,包括工具價值(instrumental value)、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及構成(constitutive value)。他認為工具價值,令人們基於手段有效與否而行動,這種價值可以驅使人們成為專才;內在價值,令人們基於真善美等信念而行動,可以驅使人們成為學者;而構成價值,是構成其他價值的必要成份,如自由,這種價值可驅使人們成為知識份子。

    他認為罷課不罷學的行動,可以體現以上三種價值,尤其是構成價值,鼓勵學生以成為知識份子為目標,參與追求政治理想的抗爭行動。

    文/張穎恒

  • 從半個大陸人的角度看香港的昨天今天明天

    張南峰教授《從半個大陸人的角度看香港的昨天今天明天》

    張南峰教授首先介紹自己的半個大陸人身份:自小在大陸長大,經歷文革紅衛兵上山下鄉的歲月,及後來港完成中學後,逐漸對中共政權改變態度。他自稱他在八十年代沒有跟隨民主回歸的浪潮,對中共收返香港抱著懷疑態度,曾經在外國學術期刊投稿關於香港殖民的研究,受到冷待。原因有兩個:

    一、西方學術界流行文化相對主義(Cultural Relativism)、後殖民研究(Post-Colonial Studies),對殖民研究不感興趣
    二、西方殖民議題主要以批判外來殖民者為主流,稱讚以致表揚殖民政府違反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

    接著,他探討印度被英國殖民的影響。他引述馬克思的評論,指英國殖民印度不懷好意,但為求謀取貿易利益,期間也不得不打破當地傳統社會制度,令印度被逼走上世俗化、現代化的道路,進行社會革新。遺憾的是,他也指出印度的傳統種性制度仍然根深柢固,仍然有社會不公義存在。

    他用印度類比香港,指出香港經歷六七暴動後,英國如夢初醒開始推動各種利民政策,同時改革政府官僚,杜絕制度化的貪污。他指出香港的經濟繁榮,當初並不建基於民主選舉制度,但有賴英國殖民政府的施政。

    最後他對比中國共產黨治下的當今社會,引述不同資料及數據指出各種社會不公義。他認為中共壟斷的香港民主選舉,其實比英國的開明專制還不如。

    文/張穎恒

  • 從極權到後極權:哈維爾思想簡介

    羅永生教授《從極權到後極權:哈維爾思想簡介》

    羅永生教授首先介紹捷克劇作家、前總統哈維爾的背景,然後介紹戰後東歐的政治環境。他指出東歐戰前已有民主思想萌芽,戰後卻被蘇聯佔領,被逼成為蘇聯的衛星國家,成為共產陣營的一員。60年代捷克改革派上台,意圖推行民主選舉、自由經濟,被蘇聯軍事介入宣告失敗,史稱布拉格之春。

    他指出被蘇聯鎮壓後的東歐經歷一段正常化(Normalization)的時期,儘管引入消費主義、局限的市場經濟,社會牽起對政治犬儒的氣氛,社會道德低下,人們只對個人事務有興趣,而哈維爾當時面對這種政治環境,從意識形態入手了解捷克社會。

    極權國家的主要特徵,就的是要控制社會處於一種單一的意識形態,包括以宣揚單一的極權政治思想取代部份學科教育,嚴格操控媒體和通訊,以及利用警察權力攻擊異見份子製造恐懼的效果。他認同這些極全情況都一一出現在捷克,但他認為哈維爾除了想處理極權的問題外,更出現的「後極權」狀況。

    羅教授認為哈維爾經歷布拉格之春,比起恐懼,在社會感受到更多的是冷漠,認為社會所有人以冷漠,來處理表露真誠意見的後果。他引述哈維爾的現象學角度,分析一個小販展示無產階級標語的橫幅,認為這位小販並非出自個人意願,而是隱藏內心想法,刻意展示與自己內心相左、符合意識形態的標語。他指出大部份人的生存狀態,只是沒有意識的跟循欺瞞,欺騙他人,同時欺騙、說服自己,讓自己安頓,最後成為體制的一部份;在這個極權社會裡,誰也要為這種犬儒負責,因為誰都行禮如儀,放棄政治個人的獨立,是奴隸,同時也是欺壓者。這種冷漠,是權力透過內心衝突產生。

    他指出,哈維爾提出要改變這種意識形態,不是要用新的意識形態取代,哈維爾採取的行動也不是政治行動,而是一種Anti-political politcs,簽署77憲章提倡基本人權、自由。他指出哈維爾的行動回應的,是每個人內心受權力影響失去的良知,通過保留自由、良心的空間,反抗謊言。

    最後,羅永生教授引述哈維爾一次公開演講,不要以為有任何方式能夠永遠解決極權,提醒我們要小心冷漠及犬儒。

    文/張穎恒

  • 金融化與香港的經濟不平等

    城大專上學院社會科學部高級講師李劍明
    「金融化與香港的經濟不平等」

    李劍明 「金融化與香港的經濟不平等」

    在一個金融化的社會中,正如我剛才所說的,金融化、全球化及新自由主義的

    配合下,我們會發現這個社會的經濟是愈來愈波動的。為甚麼呢?因為金融化

    牽涉到就是錢(資金)可以隨時的流入及流出,這樣的話-一些年紀輕的朋友會忘

    了亞洲金融風暴-剛回歸之後,董建華面對的第一個危機,他在二零零三年接

    連面對各種各樣的危機,還有非典型肺炎之類的事...我們會看到,為甚麼

    亞洲金融風暴會存在,其實是因為許多資金突然從一些新興市場,例如馬來西

    亞、印尼,甚至南韓,從這些屬於四小龍國家的突然全部抽走,令到許多本來

    透過槓桿獲利的人-槓桿是甚麼?-就是借錢用以炒樓炒股的人。資金突然抽

    走令他們沒錢還款,而且那些國家(在資金抽走之後的匯率)衝破了當時的匯

    率,好像香港一樣,(那些國家的匯率)是掛鈎的,衝破後若(貨幣)價值下

    跌了,他們(透過槓桿獲利的人)要償還更高的款項,而造成的現象。簡單來

    說,若有機會你再問我,我會再說詳細一點。但最主要的就是令一個國家內部

    的經濟出現很大的動盪,而這個動盪最主要牽涉一件事,就是令股市樓市非常

    動盪。我們能想象到,在全球化加金融化之下-金融化的意思就是資金可以到

    處流動,而且滲透在每個人及每個角落中,產生作用-這樣的話,當社會(經

    濟)有大波幅,會怎麼樣?於九七年有亞洲金融風暴,二零零零年左右在美國

    有科技網絡爆破,這些都影響了香港的股市,接著是九一一。你或許會說,九

    一一和香港有甚麼關係?剛才說過了,金融化、全球化及新自由主義是環環相

    扣的,當美國發生九一一,自然就會影響香港的經濟。然後全球化是甚麼?人

    們四處流動,連帶細菌、病毒也四周傳播,然後會發生甚麼事?就是非典型肺

    炎(SA R S),影響了香港的經濟。然後再出現甚麼事?大家都很清楚的,就是

    全球的金融海嘯。而於金融海嘯的末期出現了甚麼?歐債危機-啊,是歐豬五

    國才對。然後我們再想想,香港回歸短短幾年,整個香港經濟,受著內部以致

    外部的影響,不斷地波動,因此資產價格也會不停地波動。我們想象一下,如

    果資產價格不停波動的話,哪些人會贏,哪些人會輸?首先,輸的人一定是窮

    人。窮人在過程中,如果你賺的錢只是「餐搵餐食餐餐清」,基本上你不會有

    多餘的錢用來投資;如果沒有多餘的錢作投資,意即無論股市樓市升或跌,也

    與你無關。可是當經濟波動,因為金融資本的進出或其他全球性的經濟波動,

    對你的工作的影響會很大。你可能會因為經濟差而失去工作,也就是說,你本

    來就要靠這份工作餬口,亦沒有其他錢投資的話,當經濟不好而你失去工作,

    你便首當其衝。於窮人而言,當我剛才所說的,所謂經濟週期不停的升跌,升

    的時候不能得益,跌的時候卻影響你的生計,這是其中一個對低下階層的影

    響。於有錢人而言,如李嘉誠、或者李兆基,或者那些昨日與習近平談話的

    人,會怎樣呢?這些人的錢只是放在一邊閒置而已。就是說於金融海嘯、經濟

    低迷時,他們的錢(資本)是不必變賣的。記住這一點,只有變賣才會有真正

    的損失。你一天不變賣,放在一邊的話,你的資產是總會升值的。不知大家有

    否印象,可能在場有人較年輕,於金融海嘯期間,報章非常喜歡重複一種說

    法,就是那些有錢人財產中有多少億蒸發了,然而事隔幾年,他們的資產已回

    復本來的水平,甚至更多。就是說你愈富有,其實愈不會在意(升跌)。換個

    說法,如果你有多餘的金錢,你放在一邊,你不必立刻運用的話,其實是不會

    有損失的,長遠來說,是一定會獲利的。然後便牽涉到一件事,就是中產階

    級,尤其是lower middle classes-意思是較低下的中產,他們如果太拼命的

    話,當經濟差他們或許會突然失去工作,便要將自己的資產以遠低於市值的價

    錢變賣。對他們來說,就是他們投資過分進取,因為他們投資的並不是他們的

    多餘資產,於是他們便有所損失了。剛才的說法的意思就是,你可以想象到,

    愈有錢的話,他投資失利的機會便愈小,錢愈少的人根本就沒有資本投資,而

    在不能投資的情況之下,他們只能一直當受害者。也就是說,在經濟好的時

    候,金融地產暢旺的時候,對他們的生活沒幫助,但經濟低迷時,他們就慘

    了。對於一些低下的中產來說,若他們拚搏、全面地投資,當經濟低迷時,他

    們隨時得不償失。這件事造成了經濟不平等,而這只是其中一件跟金融直接有

    關的事;另外跟金融化有關的就是,於金融化中,美國也有的,大家時常聽到

    的一件事:就是(例如)香港的地鐵要加價了,市民便走出來反對。通常地鐵

    會以甚麼作加價的藉口呢?有人記得嗎?當然是可加可減機制。可是用以加價

    的藉口是甚麼呢?除了考慮公眾的利益,它還要考慮誰的利益?就是股東的利

    益。因此在整個金融化(現象)中,它提出了一件事,就是所謂股東利益了。

    公司是屬於甚麼人的?公司的管理層是為誰服務的?於新自由主義之下,他們

    是為股東服務的。其實在以前一些歐美所謂的福利國家(welfare states),甚至是

    從前香港一些公營部門-公營部門除了考慮股東利益,還要考慮其他大眾市民

    的利益,或是消費者的利益,以及員工的利益。意思就是,從前有一個看法,

    這是持分者的利益(stakeholder values)。就是說只要跟該件事相關的持分者,作為

    公司的管理層,所有持分者的利益都是要考慮的。但在七十年代開始金融化之

    下,便開始有所改變。他們認為不可以考慮太多人的利益,要考慮該公司是屬

    於甚麼人的,誰才是公司的擁有人(owner) ,因此在過程中,便有人提倡所謂的

    股東利益。管理層不要過分考慮持分者的利益,要專注考慮股東(shareholder)

    的利益。現在愈來愈多股東其實是甚麼呢?除了你和我,更多是機構投資者

    (institutional investor)。誰是機構投資者?其實這是很諷刺的,我們供MPF、

    基金,這些基金就是機構投資者,它不屬於一個人。至於基金投資者,若你有

    投資,你供強積金,你想怎樣?當然想賺錢吧。基金可如何賺錢?就是視乎每

    間公司的盈利情況。若盈利情況不好的話,它就會將公司的股票拋售,於這樣

    的情況下,那些公司的管理層會怎樣想?最重要的其中一個目的是甚麼?就是

    如何令公司股價不停升值。只有不停的升值,它的利益(例如現在流行的stock

    option,意思就是你工作了一段時間,公司不是給你花紅,而給你一個選擇,

    這選擇就是(把獎金)變成公司的股份。例如你現在工作,我給你兩年,該

    「option」於兩年後可變成公司的股份。可以想像,於這兩年中,你便會很努

    力地提高公司的股價,因為兩年後你便能將股份兌換成金錢,而股份提高你便

    可獲得更大的利益。許多機構都用這個方法令他們的行政總裁(幫公司)賺

    錢。這過程中牽涉一件事,所有公司都愈來愈短視,為甚麼呢?因為他們是股

    東。這裏有人投資過股票嗎?有的現在都不敢舉手了。投資的話,你猜他們通

    常會持有股票多久呢?一生一世嗎?不會一生一世吧,大多都是「一夜情」而

    已。「一夜情」就是如阿里巴巴般,今天買了,明天賺了錢便出售了。他們的

    看法是甚麼?就是一碰到價格下跌便放售。如果這樣的話,作為公司的管理層

    的壓力是很大的,整個過程把他們培養成變得非常短視,短視在只著眼於股價

    的升跌,反而逐漸失去一個長遠對生產的規劃,因為生產的規劃對他們的職位

    是不重要的,他們的職位只要令公司的股價上升,這樣他們就可以得到很高的

    酬金了。我們再想想吧,對工人來說,最可憐的其實是甚麼?如果公司沒有一

    個長遠對生產的規劃,他們會看重工人嗎?他們是不會看重工人的,工人只會

    淪為他們影響股價的工具。因此有時候我們在新聞上看到,若果公司大量裁

    員,可能他們的股價會上升的,因為成本下降了。由此可見,股東利益其實犧

    牲了工人的利益,所以這是間接地影響低下層、工人的生活的。在這個過程

    中,大家常聽到的,很多公司一開始將員工零散化,我有一些在非牟利團體工

    作的朋友稱之為「蛋散化」,也就是將工序外判,就是聘用一些兼職工、散

    工、短期合約工。最重要的是,為甚麼要雇用這些人呢?因為兼職工人不是長

    工,不會一天八小時工作都忙碌,有些時間是不用幹活的,作為僱主便會想,

    為甚麼不在他們沒有工作的時間不聘人?聘請兼職工完成要做、那些非常忙碌

    的工作就可以了。而在工作愈來愈零散化下,工人的工資是不會上升的。因為

    公司要降低成本令股價上升,所以整個社會就會面對一個問題,這些可隨時替

    換的工種的工資,是不會怎樣上升的。如果不會升的話,他們的工資便會長期

    停留某個水平(w age stagnation)。這現象是世界各地都有的,尤其較低下的工種,

    長此下去貧富懸殊便會逐漸建立。為甚麼剛才我會再說呢-由於時間關係,大

    會只給了我三十分鐘時間,若有興趣可重溫簡報,簡報上的內容更豐富,裏面

    還提及了不同世代,有關晉升薪酬的資料,你可以看到其實是上升得很慢的,

    即使是中產,有部分數字是中產的,就是中層的工作-接著我想說的是,維繫

    剛才Stiglitz所說的「dem ocracy of 20th century」究竟是怎樣的?大家記得經濟學人

    中曾有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 )指數中香港的排名嗎?排名第一。我常說

    新自由主義,到底香港真的是市場經濟嗎?若根據經濟學人的說法,它不算是

    自由市場。所謂自由市場,於經濟學來說,就是一個perfectly com petitive

    m arket,意思就是一個能自由進出的市場,所有買家和賣家都擁有全部資訊,可

    以分辨資訊的好壞的,不會如有線電視般,任何人都取消不了(所訂購的服

    務),基本上在整個過程中,香港真的是自由市場嗎?還是只是個影響政府決

    策的藉口?發生任何事,政府都提出市場經濟,然後你便會閉咀了。但實質

    上,這是個比較壟斷性的市場,而這個市場是資訊不平衡的市場,很多事都是

    不公開的,尤其是股市及樓市。為甚麼樓價突然炒高?股市也可能有很多內幕

    消息,有人特意炒高價格,待散戶入市後便賣出。究竟是否很多市場都是這

    樣?如果是的話,這就如經濟學人所說,官員其實製造了一個制度,這個制度

    是完全有利大資本家及大金融家去進行他們賺錢的手法。所以這就是為甚麼需

    要民主,民主就是確保一些制度相對地平等,相對地不會偏離某一個階級。當

    然你會說,美國也是民主的,卻是華爾街主導。正因如此,若我們沒有民主,

    整個香港的金融地產界,會由甚麼人控制?整個制度是會如何的不平等,你北

    望便明白了此民主不一定能確保一個十全十美的制度,但至少是個我們可以運

    用的機制,而這個機制可確保一個公平的市場,而這個市場不會有壟斷的成

    分,整個制度不會偏幫剛才提到的大財團、大金融機構,而過程中我們可確保

    資訊流通,而這些亦可以確保-我們可以想像,現在很多流通的資訊是不便於

    投資的,雖然現在很多規管,他們亦有很多手法避免這些規管的。民主牽涉很

    多複雜的程序的,但只少要有透明度,也有問責制,例如僭建的要負責,才能

    有一個較好較清楚的制度監管這些金融地產機構。

    我暫時說到這裏了,大家有甚麼想發問或對談可開始了。

    筆記:
    重點:經濟與民主的關係

    1.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Joseph E. Stiglitz 的文章”Democracy in the Twenty-
    First Century”回應了Thomas Piketty的著作,”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指出經濟需要政制的配合

    2. 香港:金融中心

    地產與金融霸權的關係密切
    以樓按為例(槓桿比率:幾%的錢控制100%的資產)

    原理是用少少錢令回報增加

    賸錢比例越高,即槓桿回報越高。

    市好的話,回報越大,賺的錢越多;但同樣,市不好的話,蝕的錢越多。

    3. Financialization 金融化

    90年代興起,有些學者贊全球化,Holy trinity的三種現象包括:

    A. Neoliberalism

    B. Financialization

    C. Globalization

    有些學者認為上列三者為Holy trinity

    左翼/非主流學者則不認同,認為是Axis of evil

    4. Financialization:金融機構有主動性,在日常生活中變得重要,滲透在生

    活的環節

    例子:供MPF,College Fund

    Financialization 的重要性可見於其在新聞的比重

    5. Financialization 與經濟不平等的關係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一書中指出,隨資本累積,做成社會不平

    Financialization就是,假設你是窮人,無多餘錢可以用於投資,收入全靠薪金,

    你的生活要改善,只能透過工資增加而改善;假設你是富人,會有餘錢投資,

    投資的回報率(複息累進計算)會高於薪金增幅。

    (工資不平等/貧富懸殊的問題:堅尼系數)

    我們少有注意到財富不平等,其累積更見嚴重。以樓市為例,人們覺得問題

    出於大陸人黎香港買哂D樓,但港人自己炒樓也是常見的致富手法。

    6. Financialization其中一個視角,是令我們見到經濟越見波動,錢的流動更

    快。

    Eg 1997亞洲金融風暴的發生是因為新興市場(馬來西亞、印尼、南韓)的資

    金忽然消失,令以槓桿方式投資的人忽然要還用以投資的大額借款,令國家

    經濟出現動盪,也令股市樓市動盪。

    Eg 科網股爆破、美國911、SARS、2008金融海嘯、歐債危機

    我們可以想像在全球/金融化/新自由主義的社會,美國有影響,香港也會

    被波及。全球化也指人的流動,病菌亦然(SARS),也影響香港經濟。

    回歸以來,香港經濟的影響力及至社會內外的波動,資產價格也不停波動。

    由此:

    A. 輸的一定是窮人,無多餘錢投資,即股市樓市升跌與其無關,

    可是當經濟因為資本進出或其他經濟體之波動所引發的動盪,對

    窮人的工作就有影響,或因此而失業。本身只能靠工資維生,現唯

    一收入來源亦失去。

    B. 富人經濟不好時只需將資產放在一邊,到時到候,價值便會上

    升,長遠來說甚至會賺。

    C. 中產/低下中產,如果投資太進取,要在經濟不好時賤賣資產。

    可見,越有錢,投資輸得風險越細。窮的人連投資的機會也沒有。中產

    /低下中產,如果投資太進取,可能得不償失。

    7. Financialization另一視角可見於,港鐵加價。港鐵加價的常用藉口是「要

    考慮股東利益」公司屬股東,在新自由主義之下,要為股東服務。

    以歐美或香港的公營機構為例,以前也會考慮Stakeholder value,包括公眾、

    員工及管理層的利益。後來至七十年代,發覺不能遷就太多人的利益,轉為

    專注考慮Share Holder的利益。現在越來越多Share Holder是機構投資者Institutional

    investor, 例如MPF供的基金。機構投資者只會考慮如何賺錢,選一間營利多

    的公司注資。公司的管理層只會想自己公司的股價不停升值,給予CEO的薪

    資也為Stock Option,工作一定年期可得公司股份,CEO就會專注使自己公司

    升值。所有的公司會越變短視,只照顧自己的股價,失去長遠的生產規劃。

    對工人來說,沒有長遠的生產規劃的意義是沒有管理層會顧及他們,迎聞可

    見,如大量裁員,股價或會上升,因為成本減少。可見,考慮股東利益犧牲

    了工人利益,間接影響低下層生活。

    員工零散化,外判工作令工作密度更集中於少數半職員工身上(以減少全職

    員工工時投閑置奠的工資「成本」),可隨時替換的工資難升(wage stagnation)。

    於公司角度,工資成本減少,股價便會上升。現象散見於世界各地,貧富懸

    殊的問題更見嚴重。

    8. ”Democracy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Economists Crony capitalism(裙帶資本主義)香港排第一,香港並非完全的市

    場經濟體(資訊不流通、買賣非自由進出市場),但政府喜用此作政策實施的

    藉口。制度只偏好大資本家。

    民主制度的意義在於確保政策平等於各階級,雖不一定十全,但可視為更公

    平的制度,確保資訊流通。

    民主實踐有很多其他因素,例如透明度(Transparency),問責性(Accountability)

    等,用以監管金融地產機構。

  • 香港的空間想像與地緣迷思

    演講稿

    香港的空間想像與地緣迷思

    梁啟智 2014年9月23日 香港 添馬

    各位好。今天的講題是「香港的空間想像與地緣迷思」,這是一個很學術

    的題目,可能不太容易明白。或者我換一個方式和大家介紹。有沒有聽過

    「邊緣化」?「中港融合」呢?又或者是「深港同城化」和「一小時生活

    圈」之類的說法呢?這些都是一些近年來興起的政治用語,同時又是一些

    以對香港的相對位置作為描繪對象的一些說法。這些說法就是我今天的題

    目。

    我是讀地理出身的。地理學對於許多人來說,就是研究山川水木。就算說

    到是人文地理學,大家想到的可能也是資源管理或者城市規劃之類的東西。

    我今天要說的,則是「想像地理學」。想像的意思,是指我們不單止關心

    一個地方有些什麼,而是在不同人的心目中,這個地方代表一些什麼。例

    如提到巴黎,大家會想到浪費;提到華爾街,大家會想到金融股票;提到

    天安門廣場,視乎你的政治取態如何,可能會想到很不一樣的東西,但最

    少都會和政治有點關係。

    這些想像很值得研究,因為它們會反過來影響現實的世界。例如如果好多

    人都覺得砵蘭街是品流複雜,那麼如果你要開一間高級餐廳,你也不會選

    擇去砵蘭街開店;久而久之,這種印象反過來會為砵蘭街成為一個品流複

    雜的地方製造條件。直到有一日,砵蘭街不再叫做砵蘭街,可能換了一個

    名字,例如叫朗豪坊,那麼本來附於砵蘭街之上的想像就有可能被打破,

    因為你可以告訴別人:我的那家高級餐廳就開在朗豪坊的對面。再講一個

    例子,我們從小到大的教科書都說「香港地少人多」,這種空間想像合理

    化了很多事情,例如樓價貴是理所當然的,又或者使許多城市發展的計劃

    看起來好像無可質疑的,直到最近一兩年才開始有人去問,香港的所謂「地

    少人多」未必是一個客觀問題,而可能是一個政府政策製造出來的問題。

    當我們的教科書不斷重複「地少人多」這四個字之後,我們便忘記了這其

    實只不過是一個符號,和真實有關卻不是完全相等。

    這種討論,學術界已經有很豐富的研究。一代大師薩依德所創立的東方主

    義,就是要問一個地理想像的問題。他說,長久以來歐洲許多描繪中東或

    者亞洲地區的作品,例如很多文學作品,都會把所謂的東方世界描繪為非

    理性和柔弱的。他認為這些描繪和歐洲帝國主義的政治議程是分不開的。

    我們說一個近代一點的解釋。大家有沒有留意到中東人在荷理活電影當中,

    通常都是要恐怖份子的方式出現,而且不是什麼有深度的角色,通常都很

    蠢,而且很快被殺死。這種描繪和當代美國在中東的外交和軍事政策是明

    顯相對應的。

    好了,說了這麼多的開場白,我們怎樣可以應用這些想法在當前的香港,

    尤其是香港的民主運動呢?我認為要為香港尋找出路,我們要對各種在香

    港流行的描繪中國的方法,又或者在中國流行的描繪香港的方法,都要保

    持極大的警惕。我先舉一個例子,今天我們很流行說香港的優勢就是「背

    靠祖國」,但這個說法其實並不是一直以來都是香港的主流想像。讓我們

    回顧其中一首代表香港身分認同的歌曲《獅子山下》的說法,歌詞當中有

    一句提到香港相對於中國的位置,它說「同處海角天邊」,大家記不記得

    這一句?想起來,「同處海角天邊」和「背靠祖國」在位置描繪的功能上

    是沒有矛盾的,都是要指出香港地處中國大陸的邊陲,但對這個位置所作

    出的解讀很明顯就差天共地了。我們是如何從「海角天邊」走到「背靠祖

    國」的呢?時代不同了,我們會說。但具體來說是什麼不同了?純粹是客

    觀上香港和內地的經貿往來改變了,還是有其他的事情在發生呢?我覺得

    我們很有必要問清楚。

    我今日主要想講的例子,是零九年的高鐵爭議,當中經常出現「邊緣化」

    這一個說法。它很明顯是以一個空間想像的方式出現的,目的是要描述香

    港和中國相對的地緣關係。我在大學教書的日子告訴我,不可以假設學生

    對歷史事件有任何的認識,而高鐵爭議對他們來說已經是一件歷史事件,

    所以我想先很簡單的回顧這件事。

    廣深港高鐵是一條長142公里,由香港西九龍總站、經深圳福田、深圳龍

    華、東莞虎門,至廣州番禺的客運高速鐵路。除了多條廣東省內的城際鐵

    路線外,廣深港高鐵也在廣州南站接駁武廣客運專線和在深圳北站接駁廈

    深鐵路,是中國內地「四縱四橫」客運專線的組成部分。現在由深圳龍華

    到廣州番禺的一段已經通車了,到香港的一段則仍然在建,估計還會延期

    通車。我特別有興趣的,主要是香港段於2009年末至2010年初,香港政府

    於立法會申請高鐵撥款時所引起的爭議,尤其是支持一方的論述生產。

    自香港段的方案於2008年11月刊憲以來,受影響的橫台山菜園村村民便組

    織起各式抗爭。隨著社會各界對香港段的日益關注,包括對669億港幣造

    價的不滿,對終點站位置和走線的質疑,對沿線樓宇結構和興建過程的噪

    音影響,以及對沿線生態的影響,引發越來越多市民反對興建高鐵。面對

    這些質疑,政府當局以及部分主流傳媒、政治領袖和商界代表,紛紛表態

    聲援,支持高鐵撥款。在眾多支持興建高鐵的論據當中,以「邊緣化」為

    主調的論述尤其突出。就在行政會議通過高鐵香港段方案當日,運輸及房

    屋局局長鄭汝樺便在政府新聞稿當中提出:「早日實現高速鐵路項目,可

    以為經濟上,為香港帶來很大的效益,免得香港被邊緣化」 。

    並不止是政府這樣說,當時其實可以說是一個建制派大合唱來的。例如《大

    公報》的社評就說「本港如果不建高鐵,「自我放逐」,日後再來驚呼什

    麼「邊緣化」,也只能說一句咎由自取,與人無尤」。《太陽報》呢?「連

    美國都有求於中國,香港更不能脫離內地而生存,只有高鐵等基建計劃才

    能拯救香港,否則難逃邊緣化的命運」。再來一個,立法會議員李慧琼「如

    果再不爭取時間,繼續糾纏於無盡的爭論,筆者擔心香港距離被邊緣化,

    變成孤島的日子,又走前一步」。

    從上述介紹可見,邊緣化論述的一大特色是帶有明顯的空間想像,借用各

    種的地理詞彙,例如所謂的「孤島」,來把特定中港關係的想像投射在城

    市發展當中。大致來說,邊緣化論述往往會以下列的推論方式被演繹為支

    持興建高鐵的理據:

    一.中國內地正在急速發展,香港正處落後之勢。

    二.香港發展落後於中國,主要由於香港未能參與中國內地的急速發

    展。

    三.香港要繼續生存的唯一方法,就是參與中國內地的急速發展。

    四.高鐵可確保香港參與並受惠於中國內地急速發展。

    上面的這些推論,我們不一定要同意,事實上我有不少保留。然而就算我

    們退一步,假設這些說法的前題是對的,香港的發展真的很需要中國的支

    持,其實也不代表高鐵真的是這麼重要。

    最明顯的例子,是高鐵對於中港之間的客運幫助恐怕是誇大了。政府自己

    的數據說,高鐵有百分之六十的旅客是去深圳的,去到廣州以外的只有百

    分之十五。由此推算,高鐵通車之後每日全日只會有兩三班列車分別前往

    北京和上海;但是香港現在每日已有超過二十班飛機前往北京,差不多四

    十班飛機前往上海。那麼高鐵是否真的會有支持者所說的關鍵作用呢?提

    起飛機,當年政府推銷高鐵的時候就說未來從西九龍會有高鐵直達北京,

    最近要推銷機場第三條跑道,又在報告當中說如果要去北京,高鐵相對於

    飛機是完全沒有競爭力。不過這也不是第一次政府示範什麼叫作自打嘴

    巴。

    問題來了,為什麼當日的高官和傳媒每如此鋪天蓋地的說「邊緣化」這種

    抽像的詞彙,而又不理會項目本身的各種實際情況呢?當時最簡單的解釋

    就是官商勾結,因為持邊緣化論述者往往以本地權貴壟斷的商界和建制利

    益為主,而於高鐵爭議熱切之際,又傳出他們當中有不少人與相關的工程

    利益有密切關係。這個解釋雖然簡單直接,卻未有觸及邊緣化論述本身是

    如何興起。畢竟,香港存有官商勾結之說由來以久,但以中港關係想像來

    為某種城市發展策略背書卻是相當近期的事。舉一個例,官商勾結的指斥

    最遲於上世紀末的數碼港發展計劃當中已甚為流行,然而「邊緣化」一詞

    於當時仍未被納入城市發展議題的討論當中。即使我們針對和內地有關的

    基建設施,2000至2001年間,落馬洲支線因為塱原的生態問題而要大幅修

    改設計,當時也有評論指出可能會導致工程延誤,卻罕見以擔心「邊緣

    化」為由,要求儘速動工。

    讓我們重溫一下。現在我們有一班和政府關係很好的人,不斷用「邊緣

    化」這三個字來支持某些跨境基建,儘管這個基建本身未必如同他們所說

    那樣重要,而他們也不是一直都說「邊緣化」這三個字,而是近來才越說

    越多。為什麼會這樣呢?

    要比較完滿的回答這條問題,我想我們要追查一下歷史。我查詢了自2000

    年1月1日至2009年12月31日期間,於題目或內文中同時出現「香港」與

    「邊緣化」的香港報章文章。搜尋的對象包括《蘋果日報》、《東方日

    報》、《明報》及《信報》。我發現「邊緣化」這三個字果然是一個發明

    來的。2001年前為「沉寂期」,邊緣化論述基本上並不存在。以2000年為

    例,四份報章當中,搜尋所得的總數只有27篇文章,而且都不是談跨境基

    建的。去到2002年,提到「邊緣化」的文章明顯增加,而且在輿論中首次

    將之應用為空間想像。當時的討論題目為港珠澳大橋的建設,以《明報》

    的〈胡應湘:伶仃洋大橋遲建港淪為配角〉一文為例,就引述了合和集團

    主席胡應湘的說法,謂倘使深圳和珠海建橋則香港將會「成為配角」,但

    若然香港和珠海建橋則香港可以「有助紓緩失業」,「酒樓和酒店等都會

    請更多人」此等說法和後來支持興建高鐵的論述極為相似。值得注意的

    是,港珠澳大橋其實直至2014年的今日仍未興建。如果當日的預言屬實的

    話,今天的香港應該已經被邊緣化了,也不該存在「不建高鐵就會被邊緣

    化」的命題。

    時間來到2006年,提及「邊緣化」的文章,就有爆炸式增長。「邊緣化」

    一詞終以空間想像的形式進入香港主流,實拜當時的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所

    賜。香港政府於2006年3月20日發表中國「十一五規劃」對香港影響的評

    估,許仕仁警告隨著內地的服務業及基建發展,香港須認真思考如何維持

    競爭力和優勢,正視香港被邊緣化的問題。他特別指出「十一五」期間,

    珠三角地區將有多項大型基建計劃,將加速香港被內地邊緣化,突顯了邊

    緣化論述當中的區域發展面向。自此之後,社會各界爭相討論香港的「邊

    緣化問題」,「邊緣化」也成為了香港主流政治論述的常用詞彙。單說

    2006年,就有超過700稱文章談到「邊緣化」。

    好了,原來「邊緣化」是一個近年的發明來的。那麼為什麼要發明這三個

    字呢?以前「同處海角天邊」為什麼又沒有被認為是一個問題呢?這兒我

    們要數得更加前,回到上世紀的九十年代。當時候香港有另一個很流行的

    空間想像,叫做「門戶」,意思就是無論是世界走進中國,或者是中國走

    出世界,都要經過香港這個「門戶」。這明顯地是和今天的「邊緣化」論

    差之千里的。

    「門戶」這個說法,當年香港很多人都同意的。這兒有幾點要指出的。首

    先,香港當時的確扮演某種門戶的角色。第二,這種說法對香港是一個很

    正面的描述,對於面對九七信心危機的香港人是一個很容易受落的講法。

    第三,在九七之前的一段時間,北京政府從政治上需要拉攏香港的資本家,

    而香港的資本家也需要北上投資的機會,所以「門戶」的說法可以讓北京

    政府和香港的資本家各取所需。當時,香港人很大程度上都是自大狂。陳

    百祥有首歌叫《我至叻》是這樣的「where銀where過境,閒閒地都講中

    英,起樓起橋快夾精,鬼佬睇到都眼擎擎」,就把這種香港超越中西的心

    態講得淋漓盡致。近來香港政壇流行一個說法,說對中國有期望的人是傻

    瓜;如果你同意這個說法,九七的時候大部分的香港人都是傻瓜。我們當

    時何止對中國有期望,當時不少香港人甚至妄想香港可以反過來殖民中國。

    我們說回「邊緣化」。我有這樣的一個想法:九七之後,中港之間政治和

    經濟的關係都有大幅改變,本來「門戶」的說法已經迅速失效。這對香港

    社會是一個問題,但同時對那些北京拉攏的香港資本家更加是一個問題,

    他們要重新解釋為何他們對北京重要,又為何對香港重要。很多香港人覺

    得李嘉誠,李兆基很犀利,昨日習近平又接見了香港的富豪團,我們要想

    一想他們的地位是如何建立出來的。在這個脈絡之下,「邊緣化」這個說

    法對他們來說就相當之合用。一方面,他們在香港人面前變成「懂得中國

    國情」的代表,於是把他們作為香港政治代理人的角色合理化。與此同時,

    他們又可以訓斥香港人「不懂得國情」,讓他們可以在北京面前表演一次

    自己的代理人角色。如是者,其實整個「邊緣化」的論述的最終目的,是

    要讓這班資本家可以在新的政治經濟環境當中保持他們的超然地位。我想

    從這兒出發,我們可以開始明白為什麼在「邊緣化」這三個字會忽然之間

    在這一群人之間特別受歡迎,儘管個別的城市建設項目未必和「邊緣化」

    這三個字有這麼大的關係,他們也會大書特書。

    我想回到今天一開始的時候我提出的一個重點:想像是有客觀後果的。「邊

    緣化」這三個字在高鐵爭議中很大程度上只不過是一個想像,但高鐵的

    669億撥款是通過了,菜園村還是拆了,未來還不知道會超支多少。反過

    來,到底香港是不是有一個邊緣化的問題,就算有的話,高鐵是不是可以

    解決香港的邊緣化問題,在撥款通過之後大家又不再理會了。這種世界是

    很可怕的,因為我們忘記了想像其實是想像。

    來到結尾,我想提出三點的思考。

    世事繁雜,需要人們借用不同想像來認識社會並介入實情。然而,我們應

    自覺想像總在簡化現實,若不保持開放,想像可以阻礙思考,甚而跟現實

    脫節。這是我今天希望大家帶回家的第一個信息。

    第二個信息,我們要思考不同想像後面的利益甚至權力問題,也不可以去

    除歷史的脈絡。我今天特別提到九十年代的香港社會,其實八四年到九七

    年之間香港人的身分認同經歷了很多改變,同時無論是當權的或者是在野

    的在這段時間也都經歷了很多改變。這些改變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今天香港

    的政治格局。我希望大家可以多一點認識這段歷史,當中其實有很多意想

    不到的故事發生過。

    最後一個信息,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就算你不同意我上面說過的所有話都

    好,我也希望你同意我接下來的這一點。我希望大家要盡快裝備自己,對

    香港也好對中國也好,能夠有多一點在地的認識,那麼未來出現任何新的

    有關香港或者中國的空間想像,你都可以保持警惕。近來有一個說法,就

    是要杯葛中國大陸的一切事物,不要到中國大陸旅行,不要看中國的電視

    節目等等。我很反對這種觀點。我認為無論你覺得香港和中國大陸的關係

    應該是怎樣,就算你覺得香港和中國大陸應該沒有關係,你需要明白中國

    大陸不會因為你這樣想而改變他的立場,而他的立場仍然會繼續影響你。

    如果你對中國大陸有多一點的了解,那麼你就可以比較有效的回應;如果

    你只是自我感覺良好地杯葛中國大陸,到他來到你門又的時候你也不知道

    你應該怎樣回應。

    今日我們說空間想像,之前我們說到既得利益者提出的空間想像往往是脫

    離現實。但是反過來,我們自己對中國大陸的理解也不可以脫離現實,自

    己製造另一個不切實際的想像來欺騙自己,讓自己感覺好一點。今日在坐

    應該有不少教師,如果你不喜歡帶學生去中國大陸遊學的時候看的都是甚

    麼偉大建設,你要做的事情並不是說以後就不帶團去中國大陸了。不是這

    樣的。你可以帶你的學生去走訪大陸的非政府組織,例如工人組織,甚至

    同志組織。這樣才可以實實在在的突破既有的想像。我們要批判地接觸,

    而不是杯葛。

    我再說一次。中港之間的既得利益者提出了許多不切實際的空間想像。我

    們要做的不是發明另一套「離地」的空間想像來對抗。我們要做的,是實

    際的走進去,認識香港、中國和世界在發生什麼事。

    最後,我想補充一下,香港對於中港關係的空間想像有很多很多,當中不

    少是自相矛盾的,今日時間所限我只是拿了「邊緣化」出來作個例子,還

    有很多沒有談到。今日也沒有機會談到中國對於中港關係的空間想像,其

    實也相當之有趣,而且比許多香港人所理解的為之多元和豐富,不過今天

    時間真的夠了,或者留在問答環節我們繼續講。我今日就談到這兒吧。多

    謝大家。

    參考書目

    Gregory, Derek. 1995. ‘Imaginative Geographies,’ Progress in Human Geography 19: 447-485.

    Said, Edward. 1980. ‘Islam Through Western Eyes’, The Nation. 26 April 1980, posted on-line 1 January 1998.

    Jessop, B. and Sum, NL., 2000, An Entrepreneurial City in Action: Hong Kong's Emerging Strategies in and for

    (Inter-)Urban Competition, Urban Studies 37, 2287-2313.

    Wilson D and Wouter J, 2003, Spatiality and Growth Discourse: The Restructuring of America’s Rust Belt Cities,

    Journal of Urban Affairs 25 2 123-138.

    Sum, NL., 2008, Rethinking Globalisation: Re-Articulating the Spatial Scale and Temporal Horizons of Trans-Border

    Spaces, In Brenner, N., B. Jessop, M. Jones and G Macleod (eds) State/Space: A Reader.

    梁啟智,<地少人多之謎>,《明報》,2010年4月24日

    梁啟智,2013,高鐵爭議中的邊緣化和融合想像,載於《香港.傳媒.論述》p.189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談廣深港高速鐵路,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 香港政府新聞網

    <社論>,《大公報》,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

    周紹興,<阻撓高鐵必成香港罪人>,《太陽報》,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李慧琼,<慎防香港變成孤島>,《星島日報》,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

    機場管理局,2013,《香港國際機場2030規劃大綱 - 技術報告》 p.55

    朱凱廸,<高鐵戰訊:1月8日前反高鐵運動日程 ‧ 功能組別高鐵分餅錄> http://www.inmediahk.net/node/

    1005572

    〈胡應湘:伶仃洋大橋遲建港淪為配角〉,《明報》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日

    陳清橋(編),《文化想像與意識形態-當代香港文化政治論評》,一九九七

    孔誥峰,<初探北進殖民主義>,載於《文化想像與意識形態》 p.56